38岁女领导的生活日记曝光,揭秘仕途有多朽败,令人头皮发麻!

“旅馆是你要来的,衣服是你自己脱的,抓着我手不让走的也是你。”

“所以,我是被迫的。”

“给你留五百块不是你的价值上限,而是我身上只能拿出这点钱了。”

看着床上还在沉睡的绝色美女,林峰从钱包掏出五百块放在床头。

地上扔着用过的七个安全套,也在宣誓着昨晚的战况激烈。

一夜七次,五百块,极品美女。

准备出门的林峰只想说一句,性价比真他娘高。

可惜,今天林峰就要被发配到最偏远的土家沟乡镇,怕是再也遇不到这种性价比了。

有些贪恋的回头多看一眼,刚好与床上睁开眼的女人对视着。

这一眼,林峰便从女人的眼神中看到了杀气。

当即有些心虚的快步跑了出去,只给女人留下一个模糊背影。

“啊~”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刚走出旅馆,便听到楼里传来女人歇斯底里的咆哮声。

林峰头也没回的开车跑路了,大不了让那女人去报警,顶多算个嫖娼。

昨晚林峰开车准备回家,路边冲出来一个女人,直接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女人一上车就迷糊的说着:“送,送我去医院。”

因为声音太小,再加上方言发音,让充当司机的的林峰没听清,还确认的问了句:“啥?去旅馆?”

“热,好热,吻,吻我……”

药效发作的宁欣,已经听不到林峰说什么了,情不自禁的脱着自己的衣服。

没一会,车内就春光乍泄,那完美极品的身材暴露在林峰跟前,车子没有丝毫减速的冲向了最近的旅馆。

然后就发生了令人特别尴尬的事情。

反正林峰已经无所谓了,十天前县长被市纪委带走的时候,林峰对仕途之路就心死了。

县长垮台,身为县长秘书的林峰,自然成了过街老鼠,无人敢用。

好在县长下台之前,将林峰提到了副科,就算发配到乡镇,最低也是个副乡长。

今天是新县长到任的日子,也是林峰离开县政府这个权利中枢的时候。

旅馆内,宁欣刚睁开眼,便看到一张脸的轮廓,以及仓皇而逃的背影。

再看到地上的安全套,以及床头的五百块,宁欣杀人的心都有了。

自己这是被人当小姐给睡了,还特么的干了七次?

一夜七次,这是特么什么畜生?

“不管你是谁,我都要你将牢底坐穿!”

宁欣握紧拳头,低声发誓着。

“叮铃铃……”

电话响了起来,心烦意乱的宁欣接起电话,就要往洗手间走。

可双腿一挨地,便感到一阵疼痛,不自觉的轻嘤一声。

“宁县长,你怎么了?”

“是不是还没醒酒啊,昨晚你不告而别,大家可没喝尽兴。”

“今晚你可不能再跑了,哈哈!”

电话那头传来县委书记马邦国的大笑。

听到这话,宁欣才想起昨天下午市组织部带着自己来平阳县上任。

在县委班子的接风洗尘下,宁欣喝了不少酒,越喝越觉得不对劲。

越喝浑身越热,那方面的欲望也越强烈。

宁欣立马察觉酒有问题,在还保留清醒的最后一刻,果断离开招待所。

出门随便拦下一辆车就坐了上去,之后在没有了意识。

都说平阳县是铁打的书记,流水的县长,这话真是没错。

宁欣才第一天到平阳,县委那班人就敢对新县长直接下药。

昨晚如果真让他们得逞,自己堂堂县长的不雅视频落到对方手中。

那自己这个县长彻底成了对方的傀儡了。

想通这些的宁欣感到一丝后怕,反而对昨晚那个干了自己七次的畜生减少一丢丢的怨恨。

“好啊,马书记,不过今晚的酒可得我自带了!”

宁欣冷笑一声,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丝毫没有给县委书记面子。

也是在变相的告诉对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昨晚想干什么。

谁也没想到,还没上任的县长与县委书记的交锋已经开始了。

“畜生,人渣,一晚上七次,哪有这么糟蹋人的!”

挂断电话后,宁欣的怒火更加旺盛,火辣辣的疼让她不由得轻呼一口气。

洗漱完毕后,宁欣又恢复成高冷县长的气质。

临出门前,看着地上用过的安全套,内心发誓一定要将这个人渣给找出来。

电话再次响起,是昨天跟宁欣一起来平阳县的市组织部副部长杨林的电话。

“宁县长,该送你上任了,你在哪呢?”

杨部长站在招待所门口询问着,服务员告诉他,宁欣昨晚并不在招待所住着。

“我在……”

宁欣话刚说到一半,便想到昨晚发生的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要是让人知道县长被五百块嫖了七次,自己以后怕是不用在官场混了。

“不好意思杨部长,我马上到招待所。”

挂断电话后,宁欣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平阳县招待所了。

要说影帝培养基地在奥斯卡,林峰是第一个不信的,他觉得官场才是制造影帝的流水线。

不信你看,县政府大院门口聚集着一堆演员在翘首期盼的迎接新县长到任。

从旁边走过的林峰仿佛一个透明人一样,没有一个人往这边看一眼。

在十天前,这堆人里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跟自己称兄道弟,甚至要为自己做牛做马。

林峰从旁边走过,那堆人是瞎子看不见吗?

当然不是,一个失了势的县长秘书,在政府大院里不如一条狗,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浪费感情。

所有人也知道,林峰已经被发配山沟,没有了丁点结交价值了。

“马书记,县长怕不是发现了昨晚的酒有问题吧?”

被众人簇拥在前面的县委书记秘书丁大鹏,心有余悸的询问着马邦国书记。

毕竟那药是自己亲自下的,给一个县长下迷药,要是暴露出去,自己可是有牢狱之灾的。

“小丁啊,她首先是个女人,其次才是县长,就算发现了又如何?”

“她有证据吗?我党是讲证据的。”

马邦国轻笑一声,双手背在腰后,脸上露出一抹不屑,看上去是丝毫不将这个女县长当回事。

“来了,来了,杨部长的车来了!”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刚才还满脸不屑的马书记,立马换成谄媚的笑容。

这变脸速度让刚收拾完东西准备离开的林峰看在眼里,露出一抹讽刺的笑。

左边以马书记为首的四套班子成员亲切的握住了市组织部杨副部长的手。

右边林峰独自一人抱着自己的东西离开政府大院,留下一个孤独的背影,形成鲜明的对比。

“马书记,那个人是谁?”

下车后的宁欣看着林峰的背影,感觉有些熟悉,下意识的开口询问。

“他是前任那个贪官县长的联络员,经过县委决定,将他放到基层历练去了。”

马书记只是撇了眼林峰的背影,便给出了一个很合理的解释。

官场潜规则都知道,一听是前任县长的秘书,那就是打入冷宫永不再用了。

宁欣自然也懂这些,所以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虽然跟早上那个背影很像,但宁欣此刻也不敢确定是不是那个干了自己七次的牲口。

只有等自己上任,手上有了权力后,将此事调查清楚才能一个个将他们送到牢里。

还有眼前这个充满亲切的县委书记,都在宁欣的报复范围内。

一个小时后,林峰开着自己的桑塔纳来到了土家沟乡政府门口。

乡党委书记赵建喜,乡长钱松明为首的众人看到林峰的到来,亲切的迎了上来。

“林乡长舟车劳顿,辛苦了,我们先吃饭,中午一定要多喝几杯,尝尝我们土家沟的特色。”

党委书记赵建喜仿佛看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极为热情的领着林峰就往食堂走。

“林乡长年纪轻轻就已经副科,还当了乡长,真是后生可畏啊!”

钱松明也是颇为热情,言语中充满了对林峰的敬佩。

这热情的态度让林峰怀疑自己不是被发配来的,而是过来视察工作了。

要知道赵建喜跟钱松明可是都是县委书记马邦国那条线上的人,林峰都做好了过来被人无视轻蔑的准备了。

没一会,众人坐在酒桌上已经几杯下肚了。

“林乡长能来我们土家沟,是土家沟三万多人的荣幸。”

“来,林乡长,我敬你一个,以后我们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同志了。”

“我还要重用你,给你压担子,你可不能给我撂摊子哦!”

身为党委书记的赵建喜居然主动端起酒杯要敬林峰。

“赵书记,你这是折煞我啊,怎么能让您敬我呢!”

“您别动,要敬也是我来敬你,以后在赵书记的带领下,我们土家沟一定会越来越好。”

“来,赵书记,我喝三个,您随意!”

林峰表现的诚惶诚恐,将姿态放的极低,不容分说的一口气连喝三杯白酒,那种一杯一两的口盅,下去就是三两。

喝完后表现出一副极为难受的样子,当然这也是装的。

“好,好酒量……”

这一口气连喝三两的豪迈劲,把整个酒桌的氛围推到了高潮。

要说演戏,在县政府影帝扎堆的地方待了五年,林峰比在座的众人都会演。

虽然不清楚赵建喜为何会对自己这么热情,还主动放低姿态的给自己敬酒。

但还是表现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想要看看这赵建喜到底在玩什么幺蛾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假装喝多了的林峰手拿酒杯还在嚷嚷着干杯。

赵建喜与钱松明对视一眼,互相点点头。

只见钱松明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上面写着土家沟乡镇道路修复,专款专项拨付资金申请书。

“林乡长,刚才赵书记可给你说了,要给你身上压担子。”

“现如今我们土家沟乡政府有两个修路工程,县里申报已经批了,只需要乡里在申请书上签个字工程就可以开了。”

“我跟赵书记经过乡党委研究决定,让林乡长你来负责这两个工程,怎么样?”

钱松明搂着林峰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

都知道政府的工程油水大,哪怕是乡政府的工程,只要能参与进去,随便捞个十几万不是问题。

假装喝醉的林峰是不相信自己刚来,两人就将这种油水丰厚的工程交给自己。

而且钱松明话说着好听,但仔细琢磨全是坑。

既然县政府申报已经批了,那乡里还签什么申请书?

除非是前不久省政府下发的村村通公路的政策。

这个政策是省政府下拨百亿资金作为专项专款,给全省还没有通公路的农村修路用的。

而且制度极其严格,申请的每笔资金必须责任到个人,责任到每条路。

工程完工后,申请人还必须上报县里跟市里,再由省里下来验收小组来检查,但凡发现路况质量与申请资金相差太多,直接双规加刑事处罚。

土家沟身处山里,路况极差,乡政府没钱修路,省里的政策是很适合土家沟的。

但这个字林峰不能签,也不敢签。

怪不得对自己这么热情,原来想趁自己喝多后,稀里糊涂的签字,然后替他们背锅。

到时候他们拿着钱去潇洒,然后让自己去坐牢?

林峰来这个土家沟,是混吃等死的,不是想去牢里遭罪的。

“林乡长,只要你签了这个字,你就是土家沟乡三万多人口的大恩人。”

“路修通后,这也算你在土家沟的政绩,我跟赵书记下届就退休了,我们俩会全力扶持你做党委书记。”

“你还年轻,迟早有一天会回县里的,到时候要么是副县长,要么是县各大局一把手,风光无限啊。”

见林峰迟迟不说话,钱松明口吐莲花的画着各种各样的大饼。

“我,我能做党委书记?”

“还,还能回县里做局长?”

林峰假装被刺激到了,看向钱松明的眼神里充满了激动。

“能,只要你签个字,我保你能做!”

钱松明见林峰被自己画的大饼给动摇,心中松了一口气。

一旁的赵建喜却是露出一抹冷笑,还想当局长跟党委书记?

在林峰被县委书记发配到土家沟的时候,赵建喜已经跟马书记商量好专项资金怎么分配了。

“钱乡长啊,你不知道我这段时间过的什么日子。”

“自从王县长被市纪委带走后,我在单位被人排挤,被人欺负,没有一个人拿正眼看我,别看我来这是个副乡长,其实我是被发配过来的,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苦啊。”

“钱乡长,我决定了,以后你跟赵书记就是我的好领导,现在只有你们还认为我能做局长,只有你们还在相信我,我今天特高兴,因为我有新的靠山了,嗝……”

胡言乱语的林峰抱着钱松明感激涕零的说着,完后还打个令人嫌弃的酒嗝。

赵建喜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使着眼色,让钱松明抓点紧。

“好,好,以后我跟赵书记就是你的靠山,先把字签了。”

钱松明耐着性子把中性笔放到林峰手里,嘴里不停的催促着。

“好,我签,难得钱乡长这么看得起我,刚来就让我负责修路工程。”

“工程完工后,收益平分,以后在土家沟就靠两位领导带我吃香喝辣了。”

林峰表演的像个小人得志一样,拿着笔就快速的在文件上签字。

只不过签完字后,钱松明跟赵建喜傻眼了,更是一股怒火从脚底板奔流到头顶。

“我准了。”

只见文件右下角本该写署名的地方,被林峰歪歪扭扭的写下我准了三个字。

你准了?

你特么是谁啊,你说准就准了?

是跟上面申请要钱,不是让上面求着给你发钱,这语气语态,比特么省长官威还大。

看着这三个字,赵建喜与钱松明两人眼神极为冰冷。

林峰很合时宜的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让两人看不清这是真醉了,还是装醉胡写的。

“赵书记,怎么办?”

“要不找个人抓着他的手,替他签个字吧。”

钱松明有些怒气的寒声道,刚才自己可是放下姿态说了半天,难道都是废话吗?

“不行,这次的政策审查极为严格,到时候一查笔迹就查出来了。”

“让桃红来办吧,我还就不信了,一个毛头小子,还对付不了你。”

赵建喜阴冷的看了眼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林峰,丢下一句话冷冰冰的走了。

“桃红,把林乡长扶到宿舍去休息。”

钱松明走出包间,大喊一声后,一个穿着旗袍的丰韵女人挺着高傲的胸脯走了过来。

“林乡长初来乍到,水土不服的,晚上你可要寸步不离的照顾好。”

看到骚里骚气的桃红走了过来,钱乡长不置可否的笑了下,对其吩咐道。

“乡长您就放心吧,服务领导是我的职责。”

桃红恭敬的回应一声,便往包间里面走去。

那被旗袍包裹的丰满屁股,一扭一扭的让钱乡长看的春心荡漾。

看到赵建喜开车离开,钱松明快步走进包厢,一把抱住桃红就开始上下起手了。

“你个骚货,是不是看到新来的乡长年轻,口水都流下来了?”

“贱人,先把老子伺候舒服再说!”

钱松明扯掉桃红的丝袜,在雪白的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乡长,不,不要,这有人,还有人呢!”

桃红人都傻了,没想过钱松明当着林峰的面就要战斗。

“有人才特么刺激,我先给你润润通道,晚上你要是不让他把字签了,你知道后果的。”

钱松明一把揪住桃红的头发,让他趴在椅子上。

丰满的屁股,高高翘起,中间乌黑地带,像个活鲍鱼一样,一张一合,充满着诱惑。

钱松明脱掉裤子,一手拽着头发,一手扶着细腰,身子轻松往前一顶。

“嗷…”

扶着餐桌,跪在椅子上的桃红,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浪叫。

“贱人,婊子,操,操死你…”

钱松明喘着粗气,不停的拍打着桃红的屁股。

这一幕活生生的春宫图可苦了正在装睡的林峰了。

好在钱松明人老不中用,从脱衣服到穿衣服只用了五十五秒。

最后在桃红与几个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成功的将林峰送到宿舍床上。

本就昨晚没睡好的林峰,在躺到床上确认没事后,便放心的睡着了。

平阳县,政府大院三楼,县长办公室内。

“赵书记,我刚才看了下你们土家沟的交通网格。”

“省里的村村通路政策,非常适合你们乡,怎么迟迟不见你们乡镇的申请书?”

“要知道政策都是有时效性的,趁现在还能申请就抓点紧,要是过了这个政策,县政府可不会掏钱给你们修路的。”

第一天上任的宁欣很快便进入了工作状态,语气有些严厉的对赵建喜说道。

“是,是,宁县长批评的对,我回去马上就写申请书。”

赵建喜满脸谄媚,不停的低头认错,最后弯着腰离开了办公室。

离开政府大楼,转身到了县委大楼。

“怎么样?那小子签了吗?”

来到县委四楼,整个楼层只有两间办公室,一间县委书记马邦国,一间县委书记秘书丁大鹏的。

当初设计县委县政府的时候,马邦国刻意将县政府大楼设计成三楼,县委盖成四楼。

让在这两栋楼里工作的所有人都清楚,平阳县是铁打的书记,流水的县长。

丁大鹏见赵建喜来了,急忙的上前询问着,显然这件事他也有参与。

“哎,签了也算没签,这小子狡猾的很呢!”

赵建喜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让人听不懂的话,然后在丁大鹏的示意下,走进县委书记办公室。

“小赵,你来了,怎么样?”

看到赵建喜过来,马邦国放下手中的笔,连屁股也没抬的打了声招呼。

身为秘书的丁大鹏给两人倒了杯茶,也没有再出去,而是自作主张的留在了办公室。

这样的行为是官场大忌,但县委马邦国却仿佛默认了一样。

“中午我跟松明请他喝酒,想趁他喝多了,哄着让他签字,谁知道他签了这么一个玩意。”

“不知道是真喝醉胡写的,还是故意的。”

赵建喜把那份文件递交给马书记,嘴里做着解释。

当马邦国看到右下角那三个字的时候,眉头略微皱了一下,随后出声问到:“这小子喝了多少酒醉了?”

赵建喜思索两秒钟后回答道:“有个一斤差不多。”

马邦国听后大笑起来,顺便将手上的文件撕碎了。

“有意思,这小子的酒量打底两斤,之前在县政府大院可是号称酒场不倒翁。”

听到马邦国的话,赵建喜内心的怒火更加旺盛起来,也明白了林峰是在戏耍自己。

“平阳县六个乡镇,只有你们土家沟是最符合省里政策的,所申请的专项款也是最多的。”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这个字必须以最快速度签了,要是他不签,那就只有你来签,出去吧!”

马邦国的语气很轻松,说完后挥挥手,头也没抬的让赵建喜离开。

但赵建喜明白,别看马书记话说的轻松,但做事的态度可一点不轻。

林峰不签,那就得自己签,土家沟的路况最少可以申请七千万专项款。

要是自己签了这个字,七千万的贪污腐化额度就得自己抗,到时候别说坐牢了,就是枪毙也不为过。

土家沟乡政府宿舍,黑不隆冬的伸手不见五指。

耳边隐约听到一阵阵口水吞咽的声音,随后便感觉到身体传来一股温暖的舒适感。

“什么人?”

“你在干什么?”

当林峰打开手电筒后,发现是那个叫桃红的女人。

“林乡长,你醒了,我是乡政府接待处的,我叫桃红,主要是为领导服务的。”

桃红没有丝毫慌张,说完便向前一挪,想要将林峰的整张脸埋进了自己胸脯中间。

“林乡长,今晚,我就是你的人了,不要心疼我,让我尽情的为你服务吧!”

桃红媚眼如丝的诱惑着,整个乡政府大院还没有人能拒绝自己的勾引。

她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请您【手机微信扫一扫】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 赞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阅读,很方便!
9小时前
殇不起
20548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12小时前
我爱一条柴
19046
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
12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关注公众号了,看起来很方便,下面有阅读记录,我已经看了一大半,越看越好看
3小时前
仰面注目夕阳
4300
我看完了,同类型小说里面最精彩的一部,没有之一,极力推荐
26分钟前
乄囍
3788
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完全被吸引住了
22小时前
孙不笑
2685
非常有意思,剧情扣人心弦,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
13小时前
地有三江水
1536
不错不错,先关注公众号,有空把整篇看完
11小时前
露易湿衫
1169
已关注,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
18小时前
岁末圣诞树
775
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视剧更精彩,这部确实不错
19小时前